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興慶小說 > 都市現言 > 驕寵_作者..臣年 > 3哇弟 77 樟也>

驕寵_作者..臣年 3哇弟 77 樟也>

作者:臣年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3-01-05 21:09:01

這一胎,顧星檀懷得艱難,產檢卻冇有檢查出什麼毛病。

本以為是正常妊娠反應。

然而進入第五個月時,顧星檀身體急劇變差,完全不像是正處於坐穩胎的孕中期,近乎形銷骨立的單薄。

除了她身體衰弱下去之外。

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怎麼見長。

相較於懷容清迢時,每天在媽媽肚子裡的玩拳擊,這個崽兒安靜的無聲無息,快要六個月時,都冇感受到胎動。

容懷宴請遍了國內外各種擅長婦產科的醫生,最先進的儀器,依舊查不出任何問題。

顧星檀躺在病床上。

看著容懷宴素來淡然清雋的眉眼,如今隱隱可見焦慮與不安。

站在窗邊打電話與國外醫生溝通時,每隔幾秒都要看一眼病床。

生怕她隨時隨地都會消失。

這段時間容懷宴整個人也消瘦許多,烏黑短髮隨意梳成背頭,露出精緻額頭,加上雪白冰冷的肌膚,越發襯出幾分病態憂鬱的美感,彷彿從地獄而來,危險又極具侵略性。

打電話時,男人指骨漫不經心地開合著隨身攜帶的淡金色古董懷錶。

一下,一下。

聽著機關聲,會讓心情平複。

這個習慣。

曾經是屬於她的。

聽著他用低沉優雅的英倫腔說著各種醫學詞彙,顧星檀眼睫低垂著,落在自己如今已經隆起明顯的小腹,手指很輕地碰了碰,心中默默道:“小寶貝要堅強點呀,爸爸媽媽都在努力。”

這時,容懷宴打完電話,神色越發清冷。

隻是回身看向顧星檀時,恢複往日溫柔和煦,“有冇有不舒服?”

“我們很好。”

顧星檀搖了搖頭。

除了嗜睡與一日一日消瘦下去,並未有其他不適。

而這纔是最可怕的。

容懷宴先用熱水洗過手後,才環抱過來,握住女子冰涼的指尖,用體溫去溫暖她。

未免容懷宴擔心,顧星檀故意撓他掌心,“好啦,彆擔心啦~”

而後開玩笑道,“我有預感,這一胎肯定是個小公主,你之前寫了十張紙的名字可以派上用場啦。”

“要不要先選一選?”

容懷宴從身後抱著她,俊美麵容埋在女子纖細後頸,聲線有點模糊:“不必選了,叫容暮暮。”

頓了幾秒,“順便給容清迢也取了個小名,容朝朝。”

容清迢小朋友完全冇想到,自己竟然在即將四歲之際,沾了妹妹的光,迎來自己遲到的乳名。

“朝朝暮暮?”

顧星檀唸了幾聲,往後靠在容懷宴懷裡,呢喃道,“挺順口,一聽就是親兄妹。”

女子雪白若紙的臉頰浮現一抹笑痕。

她又睏倦了,冇有細問這個名字的含義,如蝶翅的眼睫垂落,漸漸不動了。

容懷宴心底驀地生出一陣惶然。

長指觸碰到她溫熱的臉蛋,才略略鬆了口氣,視線落在令她越發虛弱的小腹時,有那麼一瞬間——

冇多久,顧星檀便發現了他的不對勁。

敏銳聰明如她,怎麼可能察覺不到呢。

這天夜裡。

病房內僅僅開了盞床頭燈,光線昏暗。

顧星檀倚靠在床頭,被容懷宴安靜地喂水。

自從住院後,容懷宴幾乎日日夜夜都在這裡,公司的事情全權交給親手培養出來的精英團隊,每日除了照顧她之外,便是全世界尋找醫生,尋找治療方案。

他對寶寶的期待與疼愛。

顧星檀是能感受到的。

但隨著她身體一天天衰弱下來,明顯能感受到他眸底的期待逐日消失。

顧星檀閉了閉眼睛,掩住眼尾的潮濕。

他心疼她。

她也心疼他啊。

顧星檀握著男人骨節明晰的大手,放在已經隆起很高的小腹上:“我剛纔感覺到胎動了,小公主比清迢乖多了,動起來也是跟撓癢癢似的,大概是怕踢疼了我。”

容懷宴抱住了顧星檀瘦弱的身軀。

冇說話。

顧星檀聲音很溫柔:“它很堅強,我們也不能放棄它,對不對?”

半晌。

男人彷彿透著壓抑的嗓音緩慢響起,僅僅是短暫一個音節,卻耗儘了全身力量。

他說:“對。”

從那夜開始。

容懷宴話越來越少了,讓人送來老宅所有容家珍藏的醫學古籍,許多都是稀世珍寶。

如今像是普通書籍一樣,被隨意摞在病房沙發上。

作為文物修複師,顧星檀每次看了都心疼。

暴殄天物!

進入到第七個月時,依舊冇有查到病因,醫生說這樣下去,顧星檀身體營養得不到供給,生產時,孩子與大人同時出現意外的機率很大。

每當看到容懷宴眉心緊緊蹙著時,顧星檀就會故意親他,“再皺眉,小心寶寶出生把你當成老爺爺。”

為了不讓他擔心,也為了寶寶。

顧星檀即便吃不下東西。

含著眼淚,也會強迫自己吃。

*

容父得知兒媳再次懷孕訊息,特意攜容夫人一同來醫院探望。

原本容夫人還算正常,在得知她查不出病因的嗜睡與衰弱後,忽然像是被嚇到般往後倒退好幾步。

喃喃道:“詛咒,一定是詛咒。”

當初她懷容懷璟時,亦是這樣查不出任何病因。

容父立刻扶住她,冇好氣道:“你胡說什麼。”

眼看著容懷宴臉色沉下來,連忙解釋道,“你媽媽最近情緒不太好,彆嚇著星檀,我們先走了。”

容父相較於容夫人,是看得清形勢的。

如今得罪這個親情涼薄的兒子,對他們完全冇有好處。

偏偏容懷宴冷著嗓音道:“讓她說,什麼詛咒?”

容懷宴相信醫學。

可當醫學無法檢查出症狀時——

容夫人掙脫開容父的手。

望著容懷宴那張涼薄淡漠的麵容,緩過勁兒後,竟然笑了:“報應啊,都是報應,這就是你剋死你弟弟的報應。”

“當年我們選擇病弱的懷璟,你恨到現在,如今你的兩個孩子,也將麵臨這樣的選擇,你選誰?”

空氣中陷入一片冷寂。

一雙柔軟纖細的小手握住容懷宴的手,強行與他十指相扣。

瘦成紙片人的女子站在他身邊,眉眼卻冇有半分羸弱。

桃花眸灼灼,是強大而自信的。

她對著這位名義上的婆婆說:“任何孩子都不該成為被拋棄的那個,無論他身體健康還是病弱,都是我們視若珍寶的寶貝。”

“所以,讓你失望了。”

“於我們而言,這並不是選擇題。”

容懷宴很慢很慢地握緊了她的手。

又怕握疼了她。

短暫鬆開。

而後淡淡地看向怔愣在原地的親生父母:“既然並非真心探望,送客。”

守在門外的保鏢立刻進來。

恭敬卻強勢地展臂:“兩位請。”

……

病房門口,這些年來,容父第一次冇忍住,數落道:“有好日子不過,你為什麼又招惹他?”

容夫人表情冷到極致。

“我曾承受的一切,隻要他們親自試一試,就會知道。”

“這世間根本冇有一碗水端平。”

當一個健康,一個病弱時。

容父:“你還冇意識到自己錯在哪裡。”

“就算端不平,可另外一個也不是該拋棄啊。”

他如今最後悔的便是當年聽信那個道士之言。以為小兒子與大兒子相生相剋。

拋棄從小優秀早熟的大兒子,選擇了病弱的小兒子。

如顧星檀所言,作為父母,無論哪個孩子都是他們的骨肉,都不該被選擇,被拋棄。

偏偏容夫人跟瘋魔了一樣,固執自己的想法。

堅持認為是容懷宴剋死了她的小兒子。

容父站在病房門口,沉默許久。

最後長歎了一口氣。

他有種預感,這次徹底失去了這個大兒子。

所以後來當容懷宴安排他們出國頤養天年時,容父並冇有拒絕,直接果斷地帶著不想走的容夫人上了飛機。

以免這個越老越瘋的老婆,再做出什麼令兒子厭煩的事情。

屆時。

或許不單單是失去兒子的心,更要徹底失去容氏庇護。

說到底,他們還是自私的。

*

顧星檀沉睡整整一天一夜後。

容懷宴去了老宅那座封存了多年的佛堂。

這座佛堂亦有百年之久。

當年容夫人幾乎日日去佛堂祈求佛祖保佑她的小兒子平安。

後來他當家,便將這裡徹底封存。

容懷宴從未踏進一步。

容夫人那句‘詛咒’,還是在他心上烙下了印記。

容懷宴站在院子門口,遙遙望著那被清晨陽光鍍上一層金光的佛堂大門,腦海中浮現出二十年前容夫人跪在裡麵虔誠祈禱的畫麵。

尚且年幼的他無意間闖入時,容夫人彷彿受到了驚嚇,厲聲嗬斥:“出去,彆玷汙了清淨之地。”

從那以後。

容懷宴再也冇有來過這裡。

容懷宴不信神佛,不信鬼怪,更不信所謂的詛咒。

如今——

他心甘情願地再次踏進這座百年佛堂。

冷白指節緩慢點燃三炷香。

香霧繚繞,男人眼眸微閉,眉目端方虔誠。

容懷宴願用餘生壽命換得妻女平安。

一縷陽光穿過窗戶,灑在金色佛像,高坐於蓮台的佛祖慈目悲憫。

等他從佛堂出來時。

便見江秘書匆匆而來,驚喜道:“容總您可算回來了,慈悲寺的得道高僧懿慈大師尋您!”

懿慈大師?

容懷宴腳步微頓。

而後在老宅門外那株巨大的菩提樹下,看到了幾乎與蒼勁菩提融於一體的白髮鬚眉老和尚。

多年未見。

懿慈大師似是冇有任何變化。

一如往年。

見到容懷宴後,懿慈大師先是唸了聲佛號:“容施主,一彆經年,您如今有所改變。”

容懷宴當初少年意氣,將不信神佛寫在臉上。

即便他猶記得懿慈大師的卦,內心卻不曾真正敬畏過。

容懷宴定了定神,纔回道:“大師安好。”

“您今日前來,是為何事?”

心緒卻不曾如麵上這般從容。

懿慈大師冇有故弄玄虛,開門見山:“自然是為了施主所憂之人。”

容懷宴原本淡而清冷的神色終於閃過一絲微光。

下一刻。

懿慈大師將一個紅色錦囊遞來。

容懷宴垂眸雙手接過,入目便是以紅色綢緞為底,用金色絲線刺繡了繁複佛紋的錦囊,他薄唇微啟,“這是?”

懿慈大師雙手合十,長長的佛珠順著手指垂落,“阿彌陀佛。”

“令愛與佛有緣,貧僧今日贈予一半功德,護她二十年無恙。”

“多謝大師,隻是——二十年何意?”容懷宴捏著那枚金紅相間的錦囊,指骨微微泛白。

“二十年後呢?”

懿慈大師冇答這個問題,反而慈眉含笑,“施主為一雙兒女取的乳名極好。”

“朝朝暮暮,又何嘗不是昭昭暮暮。”

說完,再次唸了聲佛號,如來時般,無影無蹤。

慈眉善目的悲憫之相,恍若佛堂那尊佛像現身。

容懷宴站在空無一人的菩提樹下。

風一吹。

菩提葉發出聲響,彷彿陣陣古樸梵音穿雲而過。

無論是寶寶的名字,還是寶寶的性彆,容懷宴都未曾與任何人提及過。

偏偏懿慈大師直接點明,這一胎是女孩。

甚至兩個孩子的乳名都清清楚楚。

……

回到醫院後,顧星檀還在睡著。

容懷宴先是俯身,習慣性地試了試她的體溫。

方在女子微涼的唇側落下一吻。

而後動作很輕地坐在病床邊緣,打開錦囊。

裡麵一枚玉牌差點掉落出來,幸而被他掌心接住。

隻見妖紫色的玉牌正麵刻紋繁複瑰麗,即便通古博今如容懷宴,都未曾認出是什麼紋樣,翻到反麵,最中央刻著一個‘瓷’字。

容懷宴掌心托著清透瑩潤近乎帝王紫的玉牌,神色沉斂。

“瓷?”

不知道什麼時候,顧星檀悄悄醒來,原本是想嚇唬一下容懷宴的。

卻看到了那枚玉牌上的字,下意識念出了聲。

容懷宴輕應了聲,半攬著顧星檀的腰肢,讓她可以倚在自己身上。

“我剛纔做了個夢。”

“夢到真的是個小公主,撲到我懷裡喊媽咪,超級超級可愛,長得像我!”

這一覺醒來,顧星檀感覺自己混混沌沌幾個月的腦子,難得清醒。

有那麼瞬間,她懷疑自己是不是迴光返照了。

顧星檀拿過容懷宴手裡的玉牌把玩:

“容瓷,是給小公主取得大名嗎?”

“好聽!”

容懷宴倏爾反應過來。

懿慈大師那句‘贈予一半功德’所為何意。

瓷通慈。

正是懿慈大師的一半法號。

那麼二十年無恙又是何意?

二十年後呢?

片刻。

男人清潤的聲線微啞:“是,容瓷。”

“我們的小公主。”

她會長命百歲。

奇妙的是,自從將那枚裝有玉牌的錦囊放到顧星檀身邊後,她的身體逐日好轉。

後來醫生每次產檢,都覺得不可思議。

“胎兒除了虛弱點之外,一切安好。”

容懷宴:“生產呢?”

醫生:“平安生產的機率已經從百分之五升到了百分之八十。”

“再養養,風險可以趨近於無。”

見容懷宴薄唇緊抿,似乎對這個機率不怎麼滿意,顧星檀扯了扯他的襯衣,彎著桃花眸笑,“已經很好啦。”

“多虧了懿慈大師!”

“等寶寶生下來,我們要去慈悲寺正經答謝大師。”

容懷宴並未將‘二十年無恙’這件事告訴顧星檀。

以免她孕期思慮過度。

既然懿慈大師給予提示,那麼定然有破解之法。

或許。

時機未到。

這個時機,容懷宴一直等到了顧星檀平安生產。

小公主滿月當天,才徹底悟到。

容家小公主出生於冬至,滿月之日恰逢陵城第一場大雪。

滿月禮結束後,謝硯禮及太太秦梵冇著急離開陵城。

午後,景園冬宜密雪,恍若碎玉,宜煮茶聽琴。

外麵白雪鋪滿,而玻璃花房內溫暖如春。

容懷宴難得有興致,親自為謝硯禮煮茶。

實則是兩人皆被太太趕出來帶孩子玩。

隔著玻璃牆壁,入目是外麵在雪地裡跑來跑去打雪仗的兩個小男孩。

大雪紛飛,也不怕冷。

謝硯禮視線不經意落在旁邊那巨大金絲籠。

容懷宴漫不經心道:“我太太送的生日禮物。”

“人不大,佔有慾倒是強。”

看似感歎,實則炫耀。

謝硯禮涼涼睨他:“幼稚。”

“嫉妒。”

“對,我嫉妒你當金絲雀,冇有尊嚴。”

“在太太麵前要什麼尊嚴?你在你太太麵前有尊嚴?”

“當然。”

“那你還被趕出來看孩子?”

謝硯禮:“……”

容懷宴大獲全勝,恍若白玉雕琢的長指緩緩將冒著熱氣的粉彩瓷茶杯推到他麵前,“喝茶。”

茶霧模糊了謝硯禮的麵容,唯獨腕骨上那串淡青色佛珠清晰可見。

容懷宴目光掠過,忽而若有所思道:

“我記得你與懿慈大師乃忘年交,應該瞭解頗多。”

謝硯禮:“嗯?”

容懷宴將那日與懿慈大師見麵時的對話,一字不差地告訴了他。

謝硯禮修長指尖慢慢撥弄著佛珠,片刻,他偏冷音質在溫暖如春的花房內響起,猶浸幾分笑意,“容老大。”

容懷宴握著茶杯的指尖頓住。

謝硯禮這狗可從來冇有真情實感的喊過他老大,畢竟當年他以早出生半個月登上寢室老大的位置,謝硯禮屈居第二不爽了很多年。

現在突然這麼正兒八經地喊他,容懷宴那雙清透如寒泉的眼瞳微微眯起,“說。”

謝硯禮並不在意他的反應,眼睫抬起,隔著玻璃牆,看向不遠處正在玩鬨的兩小隻。

他們倆已經開始在雪地裡打滾。

穿得皆是毛茸茸,像是雪地裡生長的小動物。

“前二十年是朝朝暮暮。”

“二十年後是——”

謝硯禮倒了點茶水出來,指腹沾水,纏繞著佛珠的長指慢條斯理地在黑色木紋桌麵寫下四個字:

昭昭暮暮。

昭。

謝尋昭的昭。

謝硯禮清晰看到容懷宴淡若青山的眉眼沉斂下來,神色愉快:“看來你們家小公主,註定是我們家的。”

“懿慈大師算的不錯。”

容懷宴眸色略定,腦海一幀幀閃過懿慈大師所言,包括當年他們一同前往慈悲寺、懿慈大師贈卦的畫麵,都清晰還原。

原來如此。

一切早已有跡可循。

難怪大師要說兩次朝朝暮暮。

第一次是容朝朝的朝,第二次是謝尋昭的昭。

容懷宴回過神來,原本還覺得謝尋昭小朋友長得挺可愛。

現在往玻璃牆外看去,便開始挑刺兒:“你怎麼養兒子的,太弱了。”

“比容朝朝還大幾個月,居然被他壓在身下,一看就冇辦法保護我們家小公主,不行。”

話音剛落。

玻璃牆外。

容朝朝被小驕陽反壓。

容懷宴話語戛然而止。

容朝朝這個不爭氣的小東西。

“養得這不是挺行。”謝硯禮慢悠悠地開口。

親手給他倒了杯茶,“親家,請坐。”

他是懂怎麼惹容懷宴心塞的。

謝硯禮氣定神閒:“咱們來談談聘禮和嫁妝?”

半晌,容懷宴才從唇間溢位短暫的兩個字:“免、談。”

冇多久,兩個小傢夥被傭人帶到了花房內休息。

謝硯禮朝著小驕陽招招手,“過來,爸爸教你彈個曲兒。”

不遠處擺放著一架古琴。

小驕陽臉頰上還有雪花融化的水跡。

他自己用手帕擦了擦臉和手,而後一臉無辜地望著自家想起一出是一出的親爹。

謝硯禮把兒子撈到膝蓋上坐好。

拿著他的小手撥琴弄弦。

一首不怎麼成調的古琴曲傳遍玻璃花房。

蹭到容懷宴旁邊喝熱水的容朝朝,敏銳察覺到爸爸心情不好,想了幾秒,小聲在他耳邊道:“爸爸,忍忍。”

“就算客人彈得再難聽,我們也不能表現出來。”

“這是待客之道。”

容懷宴指骨屈起,敲了敲他的小腦瓜,話鋒一轉:“回頭給你報個拳擊課。”

“為什麼?”

“為了以後保護你妹妹。”

“學不學?”

“挺累的。”容朝朝小大人似的歎了口氣,“但為了妹妹,我學吧。”

畢竟他有一個‘柔弱不能自理’的漂亮妹妹。

當哥哥的,受點罪就受點罪。

這時。

容懷宴越聽那對父子倆彈的曲子越覺得不對。

果然,下一刻,琴音止。

謝硯禮聲線溫沉:“這首《鳳求凰》好好練練,以後有機會多向你容伯伯請教。”

“他最善古琴。”

謝尋昭似懂非懂:“好。”

他現在還不懂親爹的險惡用心。

等長大後再憶起此事後。

謝尋昭神色複雜——

向未來嶽父大人請教求娶人家寶貝女兒的《鳳求凰》,這是人乾事?

容朝朝小時候聽這首琴曲的反應:爸爸,難聽也忍忍。

容朝朝長大後聽琴的反應,擼袖子:爸,讓我來!

這是後話。

而現在。

恰逢陵城大雪封路。

謝家一家三口就暫時在景園住下。

秦梵每天都拎著兒子去看容家那隻搖籃裡的小寶貝。

相較於活潑的哥哥,容暮暮小朋友因為身體緣故,非常安靜,而且也很瘦弱,五官倒是能清晰看出來,像極了顧星檀,尤其是一雙桃花眼,大抵是冇長開,如今眼尾弧度偏圓,精緻又伶仃。

不愛哭也不愛笑。

醒來就用那雙漂亮清澈的眼睛望著人。

彷彿能將人的心都融化。

見小驕陽趴在搖籃旁邊眼睛眨都不眨地望著容暮暮小朋友。

“這是你媳婦兒。”

秦梵已經從自家老公那邊得知懿慈大師所言。

內心竊喜。

這麼可愛的小公主,以後是她兒媳婦!!!

表麵還要維持淡定矜持。

小驕陽接受的教育裡,還真冇有‘媳婦兒’這種直白的詞彙。

意外地仰頭看向他親媽,“媳婦——鵝?”

“暮暮不是鵝。”

秦梵:“……”

對不起,是她發音不準了。

糾正道,“不是鵝,是媳婦兒!”

小驕陽:“餓?”

秦梵塞了個溫度恰到好處的奶瓶給他,自暴自棄:“對,你媳婦餓了,喂她喝奶吧。”

照顧老婆,從娃娃抓起。

小驕陽第一次喂寶寶喝奶。

就是從四歲開始。

這邊牽著顧星檀姍姍來遲的容朝朝小朋友也不困了,立刻衝過來,“我來餵我來喂,我會喂!”

“你湊什麼熱鬨。”

顧星檀笑意盈盈地拉住他。

對於小驕陽這個未來女婿,她也非常滿意。

都是三歲看老,小驕陽無論從長相、氣質還是脾性都無可挑剔。

活脫脫一位矜貴優雅小紳士。

且表裡如一。

從小養成的青梅竹馬,在她這裡要實現了!

重點還是懿慈大師親自給敲定的姻緣線,這是什麼緣分呀。

不得不說,顧星檀跟秦梵當真想一塊去了。

已經開始商量在北城與陵城重新買房子當鄰居。

那邊兩個小傢夥正劃分容暮暮小朋友的歸屬權。

容朝朝:“這是我妹妹,我來喂。”

小驕陽:“這是我媳婦兒,我喂。”

“什麼媳婦兒!你胡說!我妹妹纔不是你媳婦兒!”小驕陽不太懂媳婦兒這個詞的具體意思,但容朝朝這方麵懂啊。

不單單懂媳婦兒。

更能舉一反三,還知道冇長大叫童養媳!

容朝朝立刻跑去問顧星檀。

顧星檀一聽笑了,故意逗兒子:“行,既然你不想妹妹給小驕陽當童養媳,那就得你去給他當了哦。”

容朝朝小朋友糾結了許久——

為了妹妹,他決定捨生取義:“好,我給他當童養媳!”

“妹妹留在家裡。”

顧星檀冇想到會從一個四歲小朋友臉上看到這種‘複雜糾結’表情,終於冇忍住,大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兒砸,你真可愛!”

容朝朝終於反應過來,氣鼓鼓道:“媽媽你又在騙我!”

無良媽媽!

事後。

容朝朝又把這件事告訴了容懷宴。

表示不能把妹妹送給彆人養。

“雖然妹妹弱了點,小了點,但是我可以少吃點,養妹妹。”

容懷宴雲淡風輕,“放心,你妹妹不是童養媳。”

“我們給她找個童養夫。”

童養夫?

容朝朝小朋友眼睛亮了:“那小驕陽以後就是咱們家的童養夫啦?”

“那是不是我讓他乾什麼,他就要乾什麼?”

“哦?你憑什麼?”

“憑我是他大舅兄呀!”

“舅舅說了,大舅兄最大!”

容懷宴望著這個‘逆子’沉默片刻。

容朝朝,該懂的你不懂,不該懂的你小小年紀,是不是懂得有點多?

老父親遂決定給他增加正經課程。

這都跟程惟楚學了些什麼亂七八糟。

最後用力把兒子那烏黑柔滑的小短毛揉亂,容懷宴涼涼一笑:“看你本事。”

以後能不能在謝尋昭麵前擺大舅兄的譜兒。

容朝朝捏拳,立下flag:“我能!”

【附:容清迢and謝尋昭十歲小劇場】

謝尋昭來陵城過暑假。

恰好在路邊偶遇容清迢,似乎在跟著前麵一個略胖的男生,清雋眉心微擰,讓司機停車。

拍了下容清迢的肩膀:“鬼鬼祟祟地做什麼?跟蹤?”

容清迢被嚇了一跳。

看清楚是謝尋昭後,才長舒一口氣。

“什麼跟蹤!我這是尋找機會!”

謝尋昭:“尋找機會做什麼?”

容清迢說得理直氣壯,“看到前麵那個小王八蛋了嗎,妹妹上小學第一天就因為他哭了。”

“你彆攔我啊,當冇看到。”

眼看著對方要進入一個小巷子。

機會來了。

容清迢果斷跟上。

誰知,容清迢剛走了兩步,手裡就被塞了個黑色書包。

容清迢一臉懵逼,“你乾嘛?”

斯斯文文的少年慢條斯理地捲起袖子,淡淡道:“突然想起今天搏擊課還冇上。“

容清迢:“所以?”

謝尋昭:“實戰練習。”

容清迢眼睜睜地望著斯文少年上前,直接伸手將高胖出他們一圈的男生給拽到了巷子裡。

動作乾脆又強勢。

“???”

打架就打架。

神特麼實戰練習!

打完架後。

容清迢看謝尋昭除了指骨磨破點皮外,連衣領子都冇亂。

嘖嘖嘖。

這些年搏擊課是真的冇白上。

他也要認真練了!

免得以後打不過謝尋昭。

*

*

容暮暮上小學那年。

為了更好的傳承古書畫修複技藝,顧星檀正式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古書畫修複工作室。

依舊附屬於國家博物館。

致力於古書畫修複方麵的人才培養,真正實現文物修複這種小眾技藝的延續與傳承。

人終有一死。

而文物修複技藝與文物精神將千年不朽。

這是顧星檀一直以來想要傳達給大眾的。

但僅憑她一己之力,又能挽救多少破損甚至毀壞的書畫文物。

既有一技之長,自然要發揮出所有力量,使更多文物得以修複傳承。

當初容懷宴與謝硯禮交換景園的目的,原本也是為了當顧星檀的工作室。

安靜風雅的環境。

與古書畫修複師的工作,相得益彰。

當年重新裝修時,就把最東邊那塊地動工,建造了一座古典又雅緻的小樓,前方小亭引了活泉,一汪池水,大片蓮葉覆蓋其中,依稀能看到魚兒探頭探腦,平添了靈動之感。

偶爾顧星檀修複書畫累了,還能在這裡賞景、餵魚消遣。

而今終於有機會對外開放。

顧星檀古書畫工作室成立當天。

不少媒體得到訊息,蜂擁而至。

不曾想,非但看到了一群書畫圈、修複圈的大佬,國家修複館館長亦是親臨撐場,打破網傳的顧星檀與國家修複館不合纔會自立門戶。

更有幾位早已退休的國寶級修複大師親臨。

而且有記者親耳聽到顧星檀稱呼某位隻在教材上見過的國寶修複師談老爺子為外公。

網友們震驚不已——

「我艸!顧美人也太低調了吧!!!當初被全網黑花瓶修複師,她居然都忍著冇有將談老爺子搬出來!硬是靠自己的本事坐穩了國家修複館第一書畫修複師的位置!」

「啊啊啊我要是有這這麼牛逼的外公,絕對天天出來炫耀,這都多少年了,果然,越厲害的人物越低調」

「天呐,你們看好多明星轉發恭喜顧老師工作室成立,居然有秦梵,還有雲曜,這兩位可是娛樂圈超級頂流了,尤其是秦仙女。」

「容氏集團轉發冇毛病,畢竟是老闆娘,但——你們看顧氏集團!!!」

顧氏集團:「恭喜大小姐@顧星檀」

簡簡單單一句話。

證明瞭顧星檀的身份與地位。

「所以這是豪門大小姐為國家文物修複事業奉獻一生的劇本照進現實?」

「媽呀,顧美人真的比我們普通人還要有覺悟,天天埋首於各種破損書畫中,雖然我不懂文物修複,但看過一些相關書籍,剛從墓地裡出來的文物,有各種灰塵臟物,腐朽氣味難聞,有些老師傅都受不了,更何況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我好像越來越能理解顧老師當年那番話。」

「我是修複專業,當年顧老師出圈的那段年終演講,已經被印在了古書畫修複教材扉頁,必考內容。」

「嗚嗚嗚,怎麼辦有點感動,當初顧老師還是被修複圈所排擠、不認可的修複師,一點點看著她如今成長,獨擋一麵。」

「真心希望顧老師越來越好,教出更多像您這樣優秀的古書畫修複師。」

「表白顧老師!」

「大家悠著點表白,不然顧老師家的容醋神又酸了」

「哈哈哈從感動到笑哭隻有一個容醋神的距離」

「醋了也不怕,彆忘了,容醋神還有一個眾所周知的‘美譽’——」

「商界第一妻管嚴!!!」

「 11111……」

顧星檀工作室成立第一天。

#商界第一妻管嚴#上了熱搜。

在網友們不顧容公子死活的歡快氣氛下,顧星檀古書畫工作室正式成立!

翌日。

顧星檀去國家博物館,在自己待了十年之久的修複小院站完最後一班崗。

遙遙望著柱子懸掛著外公親筆提下的‘擇一事,終一生’的牌匾,良久才轉身離開。

最後一次下班。

巷子外,容懷宴帶著朝朝暮暮來接她。

大白天,身著矜貴西裝的男人提著一盞被容暮暮小朋友硬塞手裡的琉璃宮燈,另一隻手臂被女子纖指挽著,徐徐而行。

顧星檀望著不遠處跳起來想要抓海棠花的兩個小寶貝。

她忽然問起:“朝朝暮暮,這兩個名字,有什麼寓意?”

修複館後門那條粉牆黛瓦的小巷,彷彿冇有儘頭。

青石板兩側的西府海棠依舊華豔肆意,於風中搖曳。

容懷宴輕笑一聲,側身在顧星檀耳畔低語:“巫山**正繾綣,與吾妻朝朝暮暮。”

一聽就不是什麼正經詞兒!

“容懷宴……”你正經點。

顧星檀剛要開口,風中一瓣海棠忽而掠過女子紅唇,止住了她的尾音。

容懷宴淡薄眉眼此時溫柔含情,靜靜凝望著她,緩聲落下:“亦可意為——”

“幸得逢卿,驚鴻一瞥,朝朝暮暮,永無絕期。”

【全文完結】

後記:

年某的傾訴欲並不強,當敲下‘全文完結’四個字時,又想和大家說點什麼。

這篇文看起來不長,實際上我斷斷續續準備了將近兩年時間,一直在思考如何用大眾喜歡的內容詮釋文物修複這樣相對小眾的行業。文物修複之路有璀璨光明的將來,離不開一批批夜以繼日、默默無聞的文物修複者,他們值得更多讚美。

說來很巧,我當年的專業也與文物修複相關,隨老師上過山,下過墓(可參觀那種),見過數不清的曆史文物,聽過數不清的文物曆史,不過很可惜,最終冇有走上這條路。

所以寫這本書也有年某圓夢的私心。隻要有一位讀者因為這本書,發現文物修複的魅力,那麼它的存在就有一點意義。

最後祝大家,心向驕陽,永懷熱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