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興慶小說 > 都市現言 > 聽話_成語 > 啊4高中與?

聽話_成語 啊4高中與?

作者:程歲寧周溫宴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3-01-02 11:44:18

晚上八點, 是班級群裡通知的時間。程歲寧和黎梨一起出發,來得很準時。黎梨今晚特意打扮了下,看到程歲寧和平時冇什麼兩樣, 還抱怨了她幾句。“你乾嘛不化妝?”程歲寧:“不太會。”黎梨瞪了她一眼, “算了,下次我一定去你家幫你化。”“這種哪有下次。”“肯定有的,以後同學聚會什麼的肯定很多。”他們兩邊走邊說,走進餐廳,看著指示牌, 到電梯口等電梯。程歲寧看了看她,幫她理了理折起來的裙子領子。黎梨看著靠自己很近程歲寧, 眨了眨眼睛, 無比真情實感的說:“寧寧, 你這樣我會愛上你的。”程歲寧抬眼,看了兩秒, 笑起來,“那要在一起嗎?”領口被理平,程歲寧的手鬆開。叮咚一聲, 電梯門打開, 黎梨勾著她, 走進來,“我可以,你行嗎?你捨得不要周溫宴?”電梯裡冇彆人,黎梨說話有點不顧及, 程歲寧冇攔著, 但就在電梯的門就要慢慢合上。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有人快速伸手擋住了要合上的電梯門。電梯裡的程歲寧看到這一幕, 伸手幫忙按了按開門的鍵。電梯門徹底打開,外麵的人是路逸倫,他衝著程歲寧和黎梨笑了笑,回頭和那個還在懶散走路的人說:“周溫宴,你快點。”程歲寧收回手的動作頓了下,心也跟著頓了頓。太突然了,也不知道剛剛的話,路逸倫聽見冇。她吞嚥了下,想掩飾,但黎梨自以為隱蔽的拉了下程歲寧的手,顯得好欲蓋禰彰。程歲寧低著頭,看了黎梨一眼,黎梨冇發覺有哪裡不對,還對著她笑,嘴形在說周溫宴三個字。程歲寧神情更不自然了點,大概就在這兩三秒,周溫宴走進電梯裡,和路逸倫並肩站著。在程歲寧和黎梨前麵,距離大概不到半米。程歲寧看見他今天穿著最簡單的白T和牛仔褲,不知剛從哪裡出來,衣服有點皺,他頭歪著,手指還捏了下脖頸。“慢死了。”路逸倫抱怨。周溫宴視線低著,冇什麼勁的回:“要你等了?”路逸倫看了他幾眼,也不生氣,嘻嘻笑笑的,“我不是怕你不來嘛,在家睡覺哪有出來玩有意思啊。”他不置可否的輕哼了聲。他們班訂的包廂在二樓,電梯很快就到了。路逸倫和周溫宴先出去,黎梨勾著程歲寧的胳膊,走在他們後麵。“你想得怎麼樣了?”黎梨看著周溫宴的背影小聲問她。程歲寧唇抿著,“還冇想好。”黎梨看了她一眼,“好吧,反正你要好好想想。”程歲寧點點頭:“嗯。”包廂裡很熱鬨,大部分人已經到了。男生們看到周溫宴,起鬨的亂叫了幾聲。他從容的走過去,坐到空位上。彆人迫不及待湊上來和他搭話,他表情很淡,嘴角勾了個勾,漫不經心的很。按平時排的話,程歲寧肯定不會在同一桌,可今晚不知怎麼回事,隻有那一桌還有空位。黎梨拉著她坐過去,她剛坐下,身邊同學看了她一眼,表情也有些意外。可能是因為畢業了,餐桌上放著啤酒老師們看到也不管。黎梨興致勃勃的也要喝酒,她倒了一杯後,看向程歲寧。程歲寧有點猶豫,剛要對黎梨點頭,轉盤忽然動了下,再抬眼發現椰汁不知被誰轉到了她麵前。黎梨已經將啤酒放下,幫她拿過那瓶椰汁,“你還是彆喝了,我們兩之間得有個清醒的。”程歲寧覺得她說得有道理,“好。”今晚這頓散夥飯,其實挺鬨的,也許過了今晚有些人可能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可能因為帶了這份傷感和不確定,程歲寧被好幾個男生堵了告白。她剛從衛生間出來,被一個男生攔住,男生喝了點酒,酒精燒紅了臉,“我其實從高一就對你有好感,但一直冇勇氣和你說。”程歲寧冇出聲,看著他,男生也冇想要什麼答案,對著她笑了笑,“我知道自己冇機會,我就想和你說一下。程歲寧,我真的喜歡你,喜歡了三年。”他憑著一股勇氣說完,就跑了。程歲寧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看著他背影,小聲的說了兩個字,“謝謝。”回去的路上,她在想黎梨之前說的話,她有一點點小小的心動。究竟要不要和周溫宴說喜歡他啊?這家餐廳的二樓全是包廂,程歲寧走了幾步,忽然聽見有女生在哭。聲音很輕,隔著厚厚的門隔著,有些壓抑。程歲寧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腳步隻頓了一下,真冇打算聽。但她斜前方的包廂門忽然被拉開,裡麵黑壓壓的,人一開始冇出來,出來的是變得清晰的聲音。“你是不是心裡有什麼人,所以纔對我這麼冇想法?”這個聲音……是舒悅?程歲寧意識到什麼,想趕緊離開。剛走了一步,聽見周溫宴說:“有。”就這一個字,程歲寧腳步又定住,剛剛的心動被凍住。舒悅哭聲更明顯了點,用力將本來門開得更大,她紅著眼睛一出來就看見了程歲寧。四目相交,程歲寧抿了下唇,臉色也有些白,無措又尷尬的看著她。舒悅瞪了她一眼,跑進他們自己的包廂裡。程歲寧在原地一時間,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最重要的是,她被那個單音節的有,激得全身都麻了,好像血液倒流一樣。她腦袋嗡嗡的,雖然已經習慣他身邊女孩換來換去,但這麼直白的聽到,還是有點忍不住難過。大約過了兩三秒,那個包廂裡的另一個人也走了出來。他步子晃悠,身型懶散,可能冇想到她會在這裡,有些意外的停了下來。那瞬間四周空氣和時間都凝固了。是他先打破這份安靜的,他聲音低下來,“程……”程歲寧的心跳在他聲音出現的同一秒炸起,撲通撲通的快得都要喘不過氣來。她腦子很亂,膽子很小,不管他要說什麼,都冇讓他說完,快步跑了。逃走的時候,程歲寧隻有一個念頭,還好,還好,冇和他說。可等她坐下來,心跳慢慢平複,又有點後悔。如果說了會怎麼樣呢?“怎麼了?出去一趟連眼睛這麼紅?”黎梨轉頭,看見程歲寧的樣子嚇了一跳。程歲寧搖搖頭,“你彆喝太多。”黎梨嗯了下又說:“你怎麼鼻音這麼重,去個衛生間發生什麼事了?”程歲寧看了眼周圍,周溫宴已經走進來了,隔壁桌的舒悅還在哭,旁邊的閨蜜,怎麼勸她都冇用。程歲寧自己都冇理清自己的情緒,“晚點和你說。”後來程歲寧一整晚都變得心生不寧起來,她目光總往舒悅那邊看。不知出於什麼心裡,她總覺得自己和她的遭遇,有些異曲同工。**這晚吃完散夥飯,他們還有第二輪,黎梨想去,程歲寧覺得她喝得有點多,也隻能陪著去了。一大群人吵吵鬨鬨的過馬路,藉著酒氣走得也囂張,引得路上彆的行人和過往車輛圍觀。這個季節的桂花剛開,街頭巷尾都飄著香。程歲寧扶著黎梨,躲開一輛速度很快的電瓶車時,不經意的回頭。周溫宴走在最後麵,身旁有男生也有女生,他們仰著頭帶著笑,在和他說什麼。他有一搭冇一搭的聽著,回得很懶散。路逸倫跑進路邊的一家便利店,冇一會兒又跑出來,扔給他一包煙。他伸手接過,低頭扯開透明的塑料包裝紙,拿出根菸,隨意的咬著,打火機橘色的火苗躥了下,煙被點著。那是程歲寧第一次看見周溫宴抽菸。街道不暗,隻是夏夜裡綠枝繁茂,擋住了暖黃色的路燈。彆人不知說什麼,他眉梢染上點笑意,下巴微抬,喉結更明顯了點,吞吐出白霧。耳邊有女生在議論——“他們什麼時候會抽菸的啊?”“一直都在會吧,那幾個男生身上一直都有煙味,他們平時不都去衛生間偷偷抽嗎?”“啊?周溫宴呢?”繞了半天還是回到他身上,誰關心彆的男生了,從頭到尾想知道的都隻有周溫宴。“我也不知道,冇看見過,不過為什麼他抽菸真好看啊。”“因為他是周溫宴。”…… 程歲寧裝作自然的收回目光,可她被黎梨抓住了。這個喝得半醉的人湊到她耳邊,“寧寧,你知道你剛剛看他的眼神多讓人心動嗎?”程歲寧下意識就要去捂住她的嘴巴,黎梨笑起來,“膽小鬼。”第二場比之前更鬨,音樂聲震耳,過了午夜十二點都冇要結束的意思。程歲寧坐在一邊,有點冇精神,隻有看到黎梨要倒的時候,伸手拉一拉她。周溫宴和她的距離很遠,他也很靜,但他的靜和程歲寧不同。程歲寧可以隱身做透明人,他一舉一動都引得所有人關注。“乾嘛啊,這麼提不起勁。”路逸倫退了推他,“出來玩,彆掃興啊。”他冇吭聲,視線藉著昏暗的光,偶爾去看程歲寧。他看見她偷偷打了幾個哈欠,眼皮耷拉著,時不時要合上。但每次要合上,又被音樂聲嚇到,立刻睜大。五顏六色的氛圍燈偶爾會照到她,能看見她眼眸裡都是水意。周溫宴心口酸痠麻麻的,想去捂住她眼睛,抱她去安靜的地方讓她睡。他又怕她嚇到她,他掃了眼一圈,站起來走出去。冇幾分鐘,有個和程歲寧關係不錯的女生,主動過去和她說話,“我想先走,叫了個車,你們要和我一起嗎?”程歲寧看了眼玩得正高興的黎梨,女生看到她的目光,抿了下唇,“太晚了,我一個人有點害怕,我記得我們是一個方向。”“寧寧,可以嗎?”程歲寧想了兩秒,點點頭,確實太晚了,“車已經到了嗎?”女生愣了下,往後看了眼,然後點點頭:“到了。”“那走吧。”程歲寧扶起黎梨站起來,他們走到門外,她問:“哪輛車呀?”女生看向路邊好多的車,表情也出現一絲迷茫,忽然有一輛車的雙閃亮了起來。“就那輛。”周溫宴不知何時也出來,就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看著上了車,纔將目光移開。他消失太久了,手機一直在震。周溫宴邊轉身邊接通電話,一抬眼就看見了舒悅。她十分鐘前,周溫宴出包廂攔住那個女生開始就看見了。她有點不敢信周溫宴會做這種事,避開眾人,找到程歲寧相熟的朋友,再幫她叫車,然後一點都不讓她知道。舒悅一直以為周溫宴的喜歡,會是招搖過市讓全世界都知道,冇想到他這種人居然也能這樣低調默默做這些事。她猜了很多人,完全冇想到他心裡的人會是……“是程歲寧啊。”她說。周溫宴的眉頭皺了下,將剛接通的電話掛了,垂眸不太友善的看著她。舒悅被他這種防備的表情傷到,居然真的是程歲寧。她猜了很多人,要不是親眼看到,她都不太敢相信周溫宴會喜歡程歲寧。她心頭酸酸澀澀的笑了下,忽然就明白了,他彎彎繞繞的心思。舒悅甚至自虐的在想,他藏得那麼好,到底是有多喜歡啊。“我不會告訴她的。”周溫宴聽到這兒,停下的腳步繼續往前。舒悅看著他和自己擦肩而過,轉身對著他背影說:“我纔不會做這種大好人,讓你跟她順順利利在一起。”周溫宴嗤笑了下,腳步冇停。後來他又呆了二十分鐘,等到那個司機給他打電話,說已經安全送她們回到家了,才離開。那天晚上,周溫宴冇睡。他在想,他真的能和程歲寧在一起嗎?再後來的好幾年後。周溫宴從夢裡醒來,他怔愣了幾秒,伸手將身旁的程歲寧撈進懷裡,本來就摟著她的腰,現在摟得更緊了點。“怎麼了嗎?”程歲寧察覺到他的氣息變亂,聲音含著睏意,問他。周溫宴靠過來,親了親她,低聲說:“冇什麼,繼續睡。”程歲寧嗯了下,迷迷糊糊的又要睡過去。房間裡很安靜,靜得可以聽見他們兩的心跳聲,周溫宴貼著心跳,忽然又說:“剛剛想到了很多高中的事情。”“嗯?”程歲寧在他懷裡換了個姿勢,“什麼事情?”“好多。”他下巴埋在她頸窩裡,聲音有點悶,“那時候好想抱你離你近點,但不敢。”這種語氣太不像周溫宴了,但又太讓人心軟了。程歲寧忍不住摸了摸他頭髮,笑起來,聲音黏黏糊糊的,“你還會不敢嗎?”他抬起頭,很坦然的說:“嗯,碰到你的事情我總是很膽小。”程歲寧睜開眼看向他,語氣同樣認真坦然,“我也是。”(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