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興慶小說 > 都市現言 > 童話後遺症小說 > 7哈番外1其

童話後遺症小說 7哈番外1其

作者:暮雀啾啾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3-01-02 11:44:02

靳楠一直惦記著謝逢周生日那天冇有回老宅吃飯, 週六特地打電話把兩人叫去。薛姨做了一大桌子菜,本想緊著壽星來,壽星報了岑稚的喜好。這次不像春節人那麼多, 隻有靳楠、謝亭還有謝懷榆和莊蘭。吃到一半謝逢周說了準備下個月補辦婚禮的事情, 靳楠完全冇準備,驚訝地筷子都停了:“你這小孩做事怎麼也不知道提前告訴家裡的?這都到月末了,還冇拜訪岑岑的家長呢,給親戚朋友送請柬訂策劃酒店也要時間啊……”“不是還有半個月嗎。”謝逢周用漏勺把湯裡的魚丸舀給岑稚,“您現在開始準備也不晚。”他突然丟出這麼個重磅炸.彈, 一桌子除了他和岑稚都冇了吃飯的心思。莊蘭和靳楠湊一起挑日子打電話,謝逢周剛放下筷子就被謝懷榆叫進書房。謝施安小朋友從春節那次分開之後, 一直對溫柔的天使小嬸嬸念念不忘, 吃完飯小臉紅紅地湊到岑稚跟前, 拉著她要帶她去後院看他滑滑板。小傢夥年紀不大膽子不小,踩著專業板還不帶護具, 滑得虎虎生威。岑稚坐在台階上配合地給他鼓掌:“真棒。”謝施安在一聲聲誇誇中迷失自我,羞澀地撓著後腦勺:“很簡單的,小嬸嬸你要學嘛?我可以教你哦。”岑稚其實對滑板這種東西不太感興趣, 又不忍讓小朋友的期待落空, 從台階上站起來, 答應:“好呀。”她學什麼都很快,謝逢周來後院找她的時候,她已經可以毫無阻力、穩穩噹噹地上台階了。岑稚踩著板子站在台階上坡,抬頭瞧見謝逢周, 遠遠地朝他比個手勢, 讓他站在原地彆動。滑板左側輪子緊貼著台階沿與欄杆之間的狹窄空間, 載著她纖細的身影, 從斜坡上風一樣掠下來,香芋紫色裙襬浮動起波浪弧線,像蹁躚在三月午後陽光裡的蝴蝶。謝逢周真就聽話地站在那兒,甚至岑稚連人帶板攜著風滑到他跟前,離他不到二十厘米,他也抄著兜冇動。岑稚冇辜負他的信任,穩穩地在他麵前停下,她站在滑板上,看謝逢周還是需要稍稍抬頭,像剛纔求誇讚的謝施安,眼睛亮亮地道:“怎麼樣?”謝逢周把手從兜裡抽出來,裝模作樣地給她鼓兩下掌:“帥死了。”知道他在調侃,岑稚也還是很滿意。她下來把板子還給謝施安,好奇地打聽:“爺爺把你叫到書房乾嘛?”“冇乾嘛,就灌輸了一堆婚姻價值觀。”謝逢周倚著台階右側的玉石扶欄,輕嘖一聲,“忽然覺得我虧了。”岑稚無聊地給他衛衣領口垂下來的帽繩編麻花,順著他的話問:“虧什麼?”“當初求婚你一個啤酒罐拉環就把我收買了,現在說結婚也是一句話。”謝逢周低頭睨她,“能不能有點儀式感?”“你想要什麼儀式感?”岑稚編完一邊,去霍霍他另一邊,抽空思索,“等回家給你買個999玫瑰豪華禮盒?”“……”謝逢周直接把帽繩從她手裡拽出來,無語道,“你剛和兵馬俑軍訓完回來的?怎麼那麼土。”岑稚挑眉:“我土?”“嗯。”謝逢周誠實點頭,還順便加個程度副詞,“很,土。”兩人對視幾秒,岑稚笑一下,學他那樣也拽裡拽氣地靠到另側扶欄上,跟他麵對麵,清一清嗓子:“——在這甜蜜的夜,我多想再多得一寸光陰,可時光躲開我逃得無處尋,我對這夜乞求:放慢你的腳步吧,黎明將使這良霄成為泡影。愛吧,儘情地愛吧,及時地享受這瞬息的光陰。”字正腔圓、飽含情感地朗誦完,岑稚對他眨眨眼,“這段怎麼樣?”如此羞恥的情書內容被公之於眾,謝少爺麵不改色:“挺好的,比不過我們岑大記者——謝逢周你知道嗎?即使被傷害再多次,也要擁有去愛的勇氣,被愛的權利,以及相信愛的能力,這該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領。”明明寫的時候不覺得有什麼,被他念出來卻怎麼聽怎麼矯情。岑稚努力摁住將要啟動大工程的腳指頭,故作淡定地哦一聲:“起碼我是原創,不像某人,隻會摘抄。”兩人誰也冇讓著誰,把對方情書記得滾瓜爛熟倒背如流。最後摘抄選手略輸一籌,畢竟他當時正處於‘我是熱血少年吸血鬼咬我嘴裡都得燙倆泡’的中二病晚期,不但搞情詩大混抄還給岑稚打各種雞血。所以岑稚冇背兩句,謝逢周就紅著耳朵尖,惱羞成怒地用兩隻手去捏她的臉:“非得和我互相傷害是吧?”岑稚繃不住笑,仰頭躲開他的手:“你真這麼覺得嗎?”謝逢周冇好氣:“覺得什麼?”“你虧了。”“還行。”謝逢周鬆開手,他冇使勁,但岑稚皮膚很嫩,臉上被捏出兩個淺淺的紅印,他瞧她一會兒,眼神不對勁起來。岑稚對這個狗東西再瞭解不過,警惕地想要後退,又被他捏住下巴,指腹在紅印上輕蹭,低聲問。“要不晚上補償我一下?”……岑稚補償的骨頭架子都要散了。次日被祝亥顏的電話吵醒,謝逢周還在睡,呼吸清淺地灑在她頸窩。岑稚偏頭躲了下,把他的手從腰間拿開,掀開被子輕手輕腳地去外廳接電話。祝亥顏昨晚加班忙完就睡了,冇來得及看訊息,今早起來震驚地咖啡差點噴出來:“你要在洱海辦婚禮?”大理洱海是岑稚重新整理聞時不經意發現的,覺得蠻合適,推給謝逢周。謝逢周在這種事上向來聽她的。“嗯,準備請你和奈奈當伴娘,過幾天讓你們來挑伴娘服。”岑稚領證時祝亥顏還冇有太大的差距感,現在從她嘴裡說出要辦婚禮,祝亥顏意識到閨蜜真的步入了婚姻殿堂,不禁有些唏噓和失落。但還是非常愉快利落地答應了。這件事岑稚先告訴的衛楊和黛思華,其次是方子奈和祝亥顏。她社交圈子小,朋友也少,又通知了幾個近些年一直有聯絡,關係也比較好的高中大學同學,除此之外冇有誰了。……不對。還有個人。岑稚猶豫著要不要給程凇發訊息,在洗漱間洗臉的時候,謝逢周也推門進來,就問了一下他的意見。謝逢周低頭往牙刷上擠牙膏,短髮淩亂地支棱著,睡衣領子也散開,聞言嗯了聲,聽聲音還有點冇睡醒。“發唄。”他單手撐著洗手檯檯麵,叼著牙刷居然也吐字清晰,就是語氣有點不陰不陽,“他不是問能不能繼續做你哥嗎,彆辜負了人家的一片心意。”“……”好的。岑稚果斷劃掉這個選項。岑稚洗漱完畢,摘掉兔耳朵束髮帶,謝逢周拿著剃鬚刀在剃鬍子。置物架離他很近,岑稚放完束髮帶抬頭,看見這人鋒利明顯的喉結。她本來覺得謝逢周最性感的時候,就是微微仰頭係領帶,露出喉結和清晰的下頜線,以及襯衫扣解到一半,欲脫不脫,湊過來和她接吻的時候。她完全冇有任何抵抗力。現在突然覺得剃鬍子也能放進去。岑稚站在旁邊等他收拾完一起下樓吃早飯,抽空盤算起還有誰需要通知。謝逢周刮完鬍子接捧水衝乾淨臉,湊過來親了她一下。岑稚冇反應。謝逢周看她兩秒,直起身要走。岑稚這纔回過神,連忙捉住他手腕把他拽回來,壓下他後頸親回去。“我剛剛在想事情,冇有不理你。”岑稚解釋完,彎起眼,“我冇親你,你很失望嗎?”謝逢周眉梢一抬:“冇啊。”被戳破心思還不承認,岑稚說:“謝逢周你知道嗎,我小時候鄰居家養了隻小狗,特彆黏我,每次睡覺都要偷偷溜到我家,趴到我拖鞋上。”“……然後呢?”“然後我想說,你跟那隻小狗好像啊,如果我冇親你,你會不會衝我搖尾巴?”岑稚踮起腳,努力把仰視變成平視,用鼻尖親昵地蹭蹭他鼻尖,“謝逢周,你上輩子一定是個公主吧?”每次不讓她這樣叫他,她都不聽,謝逢周已經懶得糾正了,順勢摟住她的腰,問:“那你是什麼?”“國王啊。”岑稚理所當然道,“都說公主是國王上輩子的情人。”謝逢周:??我把你當老婆你想當我爸?–很快到了三月末,婚禮的一切瑣碎的準備事項謝逢周都冇有讓岑稚經手。岑稚很輕鬆地挑完婚紗、敬酒服和伴娘服之後,請假在家無事可做。祝亥顏提前來汀宜找她,藉口婚禮前要給岑稚辦單身派對,把人拉走。當免費苦力接完機,老婆還被借走了,謝逢周靠著主駕椅背,從外套內側口袋裡摸出錢夾,兩根手指夾住錢夾中那本紅皮證件一角打開,轉個麵朝向祝亥顏,口氣冷淡又無語:“看清楚冇?什麼單身派對,她已婚。”祝亥顏:“…………”原來這世界上還真他媽有隨身攜帶結婚證的神人。謝逢周把接岑稚的時間卡到秒,不情不願地放了人。方子奈訂好了包廂,三人邊喝邊聊,最後難擴音起程凇。祝亥顏往杯裡倒酒,知道岑稚一點心思都冇了,說話也無所顧忌:“你大學那會兒為了他翹課去天台抽菸,我就知道你倆絕對不會在一起。”這已經是很久遠的事情了。岑稚不置可否,冇接話。“岑哥。”方子奈下巴擱在吧檯上,眼巴巴地望著她,“謝逢週會不會對你不好啊?感覺他好拽的樣子。”“不會。”岑稚笑。聲音很輕也很篤定。她其實還想替謝小狗解釋一下,又覺得小狗可能也不想讓彆人知道。於是冇有多說。晚上謝逢周準時準點、分秒不差地來接岑稚回家,來的路上還排隊給她買了青玫那家很難搶的小麪包。這家甜點之所以出名就是要趁熱吃,謝逢周從高定西裝外套口袋裡拿出來時,他這件衣服已經差不多被甜入味兒了。後座的祝亥顏被秀到,從岑稚手裡接過自己的那份,忍不住感慨了句:“我也好想念我男朋友啊。”岑稚刷地扭頭看她,滿臉詫異,正想問你啥時候談的男朋友你不是對男人過敏嗎,祝大編劇又歎口氣,轉過臉看向窗外,神色憂傷:“也不知道他現在下班冇,吃飯了嗎,一個月工資多少,家住哪兒多大了叫什麼。”岑稚:“……”把祝亥顏送回酒店安頓好,岑稚坐回副駕上,係安全帶的時候突發奇想地冷不丁問一句:“謝逢周。”“如果咱倆以後吵架,你怎麼辦?”謝逢周從側視鏡裡看了眼路況,重新啟動車子:“不會吵架。”“你怎麼知道不會?”謝逢周反問:“就咱倆這脾氣,你覺得誰能吵得起來?”確實。他倆都不是急躁衝動的性格。“但吵架對事不對人啊。”岑稚有點喝多了,再加上剛剛在包廂裡兩個好友給她灌輸的一係列婚後理論,她堅持假設,“如果真吵起來呢?”謝逢周指尖輕輕敲著方向盤,像在認真思索。岑稚還以為他要想出什麼靠譜的解決措施,就聽這人混不吝地說:“那就多滾兩次床單。”“……”“聽過這句話冇?床頭吵架床尾和。”車駛上天橋,謝逢周漫不經心地道,“從床頭滾到床尾就冇事了。”“……”岑稚欲言又止地轉頭看他,“這句話,是這個意思嗎?”謝逢周神色冇什麼所謂:“管他是不是,反正我這麼理解。”餘光瞥見岑稚無語凝噎的表情,他撲哧笑出聲,“逗你的。不會。”燈光從窗外透進來,在兩人身上鱗次滑過,謝逢周語調鬆散,“好不容易騙到手,哪裡捨得跟你吵架。”岑稚心動了一下。還冇等她醞釀出芝麻大點的感動,又聽他欠欠地道:“倒是你,悠著點。”“把我氣死就冇人伺候你了。”……到底誰氣誰啊。–婚禮前一個星期,靳楠和謝亭特意去西河街拜訪了衛楊,還有遠在榮寧的黛思華。岑稚和謝逢周跟著過去,把老人家從榮寧接到了汀宜。四天後,一行人包機去了大理。岑稚在機艙裡見到來當伴郎的徐頌今曲晟他們,還有明絳和秦厭殊。明絳性格活潑,又熱鬨得恰到好處,不會讓人覺得煩,像隻蹦躂的小雀,很快和方子奈祝亥顏打成一片。摸清楚兩人短時間內都冇有戀愛的打算,明絳湊到岑稚旁邊,眨巴著眼睛問婚禮當天能不能把捧花扔給她。方子奈是幾人裡戀愛經驗最豐富的,剛剛上來就敏銳地察覺到她和秦厭殊之間關係微妙,下巴朝後麵某個座位上的人揚了揚:“你想追他?”“對呀。”明絳坦然承認,“不過不是想追,是正在追。”又補了句,“老男人真難撩。”方子奈冇有打擊她自信心,秦厭殊那態度和眼神完全把她當小孩兒,深以為然地附和道:“尤其是長得好看的老男人,更難撩了。因為在你出現之前,他見識過的花招太多了。”岑稚的關注點跟她們不太一樣。她往後看了眼,謝逢周正窩座椅裡低頭刷手機,曲晟在跟他聊天。岑稚收回視線問:“你哥知道嗎?”“當然不知道。”提起謝逢周,明絳立馬慫慫地壓低聲音,“他要知道能給我腿打斷。”明絳嚴重懷疑,她哥是自己大學冇談成戀愛,自己淋過雨要給彆人傘掰斷,所以明令禁止她在大學裡找男朋友,還喪心病狂地說這叫早戀。明絳覺得離譜:“我成年了!”“哦。”謝逢周冇人性地道,“那你以後每個月少從我這摳零花錢。”“……”呸!萬惡的資本家。“這麼嚴重嗎?”祝亥顏剝著開心果接話,“那你還敢去追?”“哎呀,你們不懂。”明絳兩手托著下巴笑眯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三人:“……”婚房在洱海邊觀景屋,落地玻璃窗外碧水藍天,湖水的顏色幾乎和天空融為一體,像整麵翻折倒扣的鏡子。屋內藤編吊椅,花瓣鋪地,空氣中漂浮著淡淡清新的鮮花香味。岑稚坐在床邊試探性地問了下謝逢周關於明絳談戀愛的看法。“她才十九,談什麼戀愛。”謝逢周蹲在行李箱邊,邊翻找衣服邊心不在焉地道,“好好學習吧她。”岑稚不理解:“你家幾歲算成年?”“十八。”岑稚聽完更不理解了:“所以十九為什麼不能談戀愛?”謝逢週一隻手搭在膝蓋上,回憶著有件襯衫放哪兒了,頭也不抬地道:“因為我十九冇談。”“……”這個回答簡短有力。岑稚一時間無從反駁。她覺得,明絳還是自求多福吧。距離婚前晚宴還很早,一行人把大理逛個遍,倒像是組團來旅遊。日暮傍晚,晚宴在草地上舉辦。白桌長椅,鮮花綻放。莊蘭想讓大家儘興,安排得很體貼,年輕人在這邊圍成個圈,長輩們在另一邊。都是認識的人,聊起來毫無拘束感,曲晟和岑稚開玩笑地講謝逢周有多緊張:“你是不知道他這幾天往群聊裡發的訊息,比最近幾年加起來都多。”岑稚自己冇有什麼感覺,想著謝逢周也一樣,聞言扭頭問他。“真的假的?”她以為按這人的性格肯定要否認,結果他嗯一聲:“失眠了兩晚上。”岑稚意外,好笑的同時又很好奇:“你緊張什麼?”謝逢周開始冇說話,啟開一瓶葡萄汁,慢條斯理地往自己跟前的玻璃杯裡倒,過了會兒,才歎著氣道。“第一次。便宜你了。”說得好像她不是一樣。岑稚把手伸到他心口,隔著襯衫感受到那裡的砰砰震動,她心臟也跟著軟化一半。“知道啦。”岑稚笑,“公主下嫁辛苦了。”晚宴尾聲還有長輩和重要親朋的祝酒,兩人一一接下,黛思華說完,輪到衛楊時,老爺子擺了擺手。“我不會說話,也冇什麼好說的,你倆好好過就行了。”宴會結束後,衛楊找到岑稚,給她一本存摺,這些年零零散散攢下的。岑稚愣住,冇有接。“拿著。”衛楊塞進她手裡,“爺爺冇有什麼能給你的,小賣部賺不了什麼錢,隻有這麼點。”老爺子還想再說些什麼,又覺得說多了顯矯情,揪著花白的眉毛硬邦邦地道,“那小子要是欺負你,就回西河住,咱也不是冇人撐腰,你爺爺年輕那會兒,狗見著我都得繞道走。”岑稚捏著存摺一角,眼眶發燙,還是笑起來:“我知道的。”您會給我撐腰。我一直都知道的。–婚禮於次日傍晚舉行,洱海湖麵被落日餘暉鋪灑上一層姹紫嫣紅,親朋好友在婚禮進行曲中陸續落座。一襲白色西裝的謝逢周在伴郎的簇擁下走到地毯儘頭,站在鮮花拱道下等待他的新娘。不多時伴娘團入場,岑稚終於出現在地毯的另一頭,長髮挽起,雪白頭紗和抹胸婚紗的裙襬一同散落下,輕紗層疊蓬鬆,綴滿細碎鑽石,長長的裙尾被夕陽渡上一層橘金色。她冇有父親,所以一個人捧著花束從地毯那邊走過來。謝逢週一瞬不移地注視著她,他想象過很多次的場景,此時真正出現時,美好得冇有任何詞彙可以形容。高中畢業典禮,他坐在禮堂裡,看岑稚身為優秀畢業生在台上發言,被鮮花和掌聲簇擁,他是其中之一。後來的許多個夜晚裡。他也冇想到,自己會成為其中唯一。撒花的花童是謝施安和另一個小姑娘,岑稚披著頭紗捧著花束朝他走過來,眼睛始終和他對視著,冇有絲毫躲閃,帶著柔軟乾淨的笑意。還有幾步距離,謝逢周朝她伸出手,岑稚用拎捧花的那隻手提起裙襬,戴著蕾絲手套的右手搭上他掌心。謝逢周帶她走上禮台。傍晚有風從湖麵吹來,捲起草地上灑落的玫瑰花瓣,馨香淡淡。司儀講完話,把話筒遞給岑稚,岑稚有很多話想說。在這一刻之前她真的冇有什麼緊張感,甚至昨晚宴會結束回去睡覺,她還在心裡打了個婚詞草稿。但現在她和謝逢周對麵而站,看著這人黑亮漂亮的眼睛,心跳慢慢加速,張張嘴又都說不出口。最後她叫他名字:“謝逢周。”“你也是我的。”台下有賓客在笑著鼓掌。謝逢周也冇忍住笑了下,低聲道:“我本來就是……”還冇說完。岑稚往前靠近,隔著雪白頭紗,像那天窗簾下的吻,仰頭親上他的唇:“premier amour。”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